香水座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水座厂家
热门搜索:
成功案例
当前位置:首页 > 成功案例

瞧一瞧:《愤怒的小鸟》伤不起 接连受到两种“指责”

发布时间:2022-04-15 05:37:03 阅读: 来源:香水座厂家
《愤怒的小鸟》伤不起 接连受到两种“指责”

《愤怒的小鸟》的忠实粉丝们要愤怒了!这款在智能手机平台上火得一塌糊涂的游戏,最近接连受到了两种“指责”。

一个“指责”来自于著名的《大西洋月刊》,该月刊的高级编辑阿莱西斯·马德里加尔写了一篇摆数据、讲道理的分析文章,指出由于员工上班时间玩《愤怒的小鸟》,美国企业每年将损失15亿美元。

马德里加尔的算法是,美国员工每年在工作中玩小鸟浪费的时间43333333小时,乘以美国智能手机拥有者平均每小时35美元的工资。

另一个指责来自于两位天才创业家,PayPal的联合创始人彼得·泰尔和马克思·莱齐恩,他们提出了一个被人忽略的话题 -- “美国科技创新奄奄一息”。在他们眼中,过去美国人认为一个项目越困难就越有价值,而现在开创一项事业或建立一个公司非常简单,人们开始认为如果一个项目很难做,为何不聪明地做点更加容易的事。莱齐恩举的一个例子就是,“如果只是在《愤怒的小鸟》点子上玩些新强拆以后补偿还能拿到吗
花样,这不算解决一个非常困难的问题。”

一个是揶揄玩游戏的人,一个是鄙视做游戏的人,一个是怪罪小鸟浪费了工作时间,一个是说明小鸟创造的工作机会还不够。愤怒的小鸟,你还真是伤不起。

作为一个时不时也把小鸟当弹弓子弹打出去砸中“绿猪”的玩家,我严重不同意马德里加尔的倾向性,虽然这种计算颇有趣味,但是大多数人都不会当真,因为游戏归游戏,工作归工作,不能因噎废食,管不管得住自己的时间,是一个个人问题。

但是,泰尔和莱齐恩的观点就非常值得重视了。愤怒的小鸟看似一个成功的创业案例,而且也激发了广大创业者的APP创作热情,但是它真的不算解决了一个多难的问题,从更高的层面上来说,小鸟没有颠覆我们的经济生活,只是为我们多添了一个上班时间也可以偷偷娱乐的小玩意。

马德里加尔、泰尔和莱齐恩同时针对愤怒的小鸟做出的分析和评论,最大的共同点在于他们对于工作本身的关注。上班时候玩小鸟,损失的是工作效率,同时损失的是GDP;满足于愤怒的小鸟,丧失的是创业者的创新能力,同时损失的是潜在的工作机会。有工作,并且让工作有效率,这正是当前美国、欧洲乃至全球经济面临的问题 -- 如何不让人力资源浪费,不让社会生产力浪费?

要让所有人都有事做,为社会创造财富,所以就业永远都是摆在一个经济体面前最重要的问题。因为如此,美国总统奥巴马才推出了一份4470亿美元的就业计划,也正因为需要就业,欧洲人也才需要积极的财政政策,需要属于一个欧元区的债券计划,为财政支出筹资,尤其是在德国、法国这样的强势国家的支持下为那些“欧猪几国”们筹资。

政府违法强拆怎么办
yle="text-indent:2em;">总之,一切都是为了就业,而不是为了股市,尽管在这个风雨飘摇的当口,美股和欧洲主要股指都以大幅下挫作为主基调,但是政策决不能被市场所左右,比如美国就不应该被市场逼出一个QE3来,尽管看起来市场一直都在逼宫,但是就业计划绝对要比直接撒钱灌水来得好。

市场是非理性的,政策制定者不能非理性。

对于这一点,德国总理默克尔有着深刻的认识,但是当她直接说出口来,还是让我们觉得有些吃惊。默克尔在9月13日的电台讲话中表态说,欧洲的未来与欧元紧密相连,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避免希腊的破产,她还出人意料地说:“经济和财政政策从来都是半个心理学。”她希望每个人对自己的话要认真权衡,谨慎发言,不要让已经动荡不安的市场再度紧张。

经济和财政政策从来都是半个心理学!所以我们的温总理才会在金融危机之时有过“信心比黄金还重要”的表态,甚至还有过在国外访问期间一早起来就询问国内股市开盘怎么样的情况。尽管那天是假期股市不开盘,但在此之后上证指数却真正是见到了一个1624点的底部,开始盘整向上,结束了6000点以后的垂直降落。

市场从来都很脆弱,经不起敲打,市场也从来很轻佻,给脸就涨,非理性十足。对于这一点,上面那位“嘲笑”小鸟的彼得·泰尔先生是最清楚不过的了,他可就是靠着市场的非理性挣大钱的人。

怎么回事?彼得·泰尔不是PayPal的创始人吗?没错,就是那个被支付宝抄袭的PayPal的创始人,后来改行炒股去了,搞的还是对冲基金。他的经历证明了一个事实:聪明人干什么都行。

1998年,还是上一次亚洲金融危机时,泰尔创立了一家网络公司 -- PayPal,并在网络泡沫破灭之前的2002年2月在纳斯达克上市,筹到了10亿美元市值,而后6个月就以15亿美元转手卖给了eBay,然后就去做他的全球宏观对冲基金 -- Clarium公司去了,而且业绩超好。泰尔到底是凭借着什么理念在操作对冲基金呢?他的答案在我们对世界的看法里。

对世界有两种看法,一种认为我们活在一个正常的世界里;另外一种认为我们的世界正在发生一些非同寻常的事情。如果你认为一切正常,那么OK,你在全球宏观对冲基金领域里没有太多的事情可做;如果你认为我们的世界常常被巨大的金融泡沫所扭曲,那么你的机会来了。泰尔认为,很明显,我们被机遇包围着。

Clarium公司的一位研究部负责人曾经在实习生工作的第一天有过一段吓人的开场白,任何宣布他认为市场有效的人,被马上开除,如果你认为市场有效,那么这里就没有你可以做的事情。

市场是无效的,但是这并不妨碍有人在市场挣钱;市场是无效的,也并不应该妨碍政策制定者拿出对实体经济、对就业、对改善经济长期增长潜力有实质作用的政策来。这个时候,让市场到一边去吧。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