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水座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香水座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看一个女人内心有多挑剔和敏感这个世界读大量流出

发布时间:2020-07-21 10:17:24 阅读: 来源:香水座厂家

序 许舜英现象

王德威

许舜英是一个品牌。她写些什么和她怎么写同样重要。她的犀利与幽默,张致与佻达,与其说代表了她的见识,更不如说代表了一种姿态。这是一种都会的专业姿态,一种另类的偏执姿态,也是一种后现代的女性姿态。或者这根本是种拟态?许舜英谈资本主义伪性高潮、谈巴特福柯鲍德里亚、谈张爱玲杜拉斯、谈川久保玲MartinMargiela。她笔下的知识成为卖点,言谈无非挑逗。卖弄——贩卖加戏弄,这不正是许舜英的本业?

九年代台湾的新女性千姿百态,真能玩得风生水起的倒还是不多。许舜英异军突起,以她痉挛式的文体、有理取闹的话题,还有异想天开的议论,实在引人注目,也因此不无自得吧?她告诉我们“有些学术理论比刚上市的CommedesGar?ons中性香水更具时尚意义”;“性行为是对性的一种怀旧”;“现在任何东西都流行。‘正常’也流行起来了呢”。她的前卫及狡黠,既嘲弄(男性?)主流意识,却也因为后者而存在。是颠覆,还是共谋?在这方面,她使我们想起了陈文茜或张小虹。不同的是,没有政治或学术的依托,许舜英反而更能理直气壮地促销她自己:作为广告人,她太明白,名牌即明牌,除此再无其他。

“生活的戏剧化是不健康的。”早半个世纪以前张爱玲如是写着。但张却明知故犯,而且乐在其中。许舜英其实是张门秘密传人,专长就是“不健康”的生活。人生如戏,不,如奇观(debord?),如虚拟情境(Baudrillard?)。打开她的便当,你看到两个没有蛋黄的,“去势的”卤蛋,与一截截的猪大肠,相亲相爱。进入她乘坐的电梯,你意识到身体的失重与封闭,狂喜与失望:历史主体竟由此失去。孤独的人是可耻的,川久保玲的白短袜终归不能救赎我们的市容,我们不阅读许舜英的文字,我们“看”许舜英的文字,文字符号的演出是生活符号的延伸,人生不妨是种修辞学。

许舜英现象:现下的,善变的表象;现学现卖、昙花一现;像忧亦忧,像喜亦喜。于是有了她所谓“混”的美学。许舜英视我们如“无物”,也应该期待同等的响应。作为后期资本主义的灵媒,她把广告文案写得像禅门公案,把米歇尔福柯、罗兰巴特扮装得仅次于芭比娃娃。她吞吐各种信息,有如厌食与贪食两症齐发。自恋自嘲,语无伦次却也言之成理。虚空啊,虚空,世纪末的幽灵游走在她的字里行间,但我们也仿佛听到她的专属收款机哒哒地响着。大珠小珠落玉盘,这年头空虚也是marketable的。许舜英写她“喜欢看起来像一把椅子,一把在功能上完全失败的椅子,坐起来会有脊椎发炎的危险……或是看起来像一件衣领在下面,袖子在中间的衣服”,善哉斯言。比起卡夫卡的《变形记》,可真是令人发思古之幽情了。主体与客体,人与物,早就一体成形。再见,形而上学(metaphysics)的时代,许舜英是台北形似学(pataphysics)的代言人之一。但或许她想要变成无功能的椅子或衣服还是嫌保守了些。许喜欢买也喜欢写服装。她应该改写,或改穿“国王的新衣”。在故事原始的寓意里,国王的新衣只是自欺欺人,成为笑柄。许舜英的新衣呢?穿与没穿,看到与看不到,正可以成为一项她所谓“美”德而非道德的吊诡。笑话终于变形为神话,她的文字与生活游戏正将开始。

个人视角终有局限,如有非虚构类好书新书推荐,还望投稿或微博私信@潘乱兄

Vue+Go开发

如何自学ios

android简单入门

JavaScript机器学习

相关阅读